LR不分

你好~可以叫我LR。
是个年龄比较大的社畜废宅。
平时比较忙,偶尔写文。

暗恋

>>G家的《我们的合租屋/今天我也在监视》手游的同人。

>>CP:白田×蓝川,左右位未明。

>>写着玩玩。只有一些R18元素的擦边球,半路刹车什么的真的是对不起,只是觉得这两个人莫名适合色情和暴力。








暗恋





>> 

白田总是像猫一样。

这指的并不是他的神态,或者更远方的,少女眼中的萌和可爱。而是当你不经意间回头的时候,总会看到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注视着你,带着一种无声的监视的意味,令人毛骨悚然。

蓝川总是搞不清楚,自己的房东究竟在想些什么。在这种意味上,他或许真的是猫又化身来的。在柔顺的白色额发的遮盖下,温顺的面孔之后,说不定总是抱着“等待你死之后,在你的脸上咬下一口肉来”的想法。

这种暧昧不明的态度,很难让别人对白田抱有好感。好吧,其实是除了对待蓝川自己之外,他并不会如此过分地对待别人。蓝川很有自知之明,毕竟有人会对一个总是企图谋杀自己的杀人犯态度友善才奇怪。

说起来,他或许是颇为嫉妒三叶或者茜的,为什么白田总是会用另外一种态度去对待她们。难道是因为对方是异性,所以才要摆出一副和在自己面前完全不一样的态度去笼络吗。这样想着,蓝川突然又开始心有安慰,满足于“我可是知道那家伙不为人知的一面”这种小小的愉快和优越感。

不过那家伙总是很令人烦躁啊。

总是在T恤外面套一件和服的羽织这一点特别令人在意。感觉就像是在外面追了什么可疑的地下偶像,需要穿着应援服去为对方打call。然而完全不知道对方还做着出台的服务,最后被三流小报爆了料根本不相信,抱着偶像的周边大哭了三个小时。

穿得这么奇怪,还总是在半夜三点的时候跑到客厅里,不开灯坐在和式桌旁边喝啤酒。谁不睡觉半夜上个厕所,穿过客厅的时候说不定就会踩到他。被吓了一大跳的根本不应该是半夜跑出来喝酒的白田才对吧,但是为什么他总会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啊。就算是房东,也好歹体谅一下各位住客的心脏和血压吧。

另外,随随便便地对别人瞪着浅色的眼睛,装出那副无辜的样子,结果毫无自觉地说出过分的话的时候是最令人烦躁的了。这时候,蓝川发誓,他宁愿东窗事发,去监狱里坐十年牢,也不会和白田再呼吸同一片空气。

简直想象不出有比和这种得寸进尺的家伙同居更加令人消磨精力的事情。

在看到白田的时候,自然也没有比想象把刀插进这家伙的动脉更加令人兴奋的事情了。

 

>> 

事情的转机来源于一次夏日祭的意外事件,从那儿开始,有一些事情就开始以一百二十迈极速驶向不可挽回的方向。

镜头拉到他们一群人都已经穿好了浴衣,连路都走了一半的时候。

这次夏日祭活动是藤提议的,据他本人说,是因为负责组织夏日祭活动的神社里有人看过了他的表演,非常欣赏,请他一定赏脸这次夏日祭的舞台。所以他也完全不对自己的朋友们客气,希望能够大家一起来分享“这世界上最棒的搞笑节目”。

但是三叶不小心崴了脚。她本来就不擅长穿木屐,不如说从小到大都没有穿过和服,这一次还是拜托柚子为自己绑的衣带。山路不平,对她就是更加难受的局面。出现这种意外着实在蓝川的意料之中。因此柚子和茜就先扶着三叶回去了。留下蓝川和白田两个人去为藤捧场。

而当藤进场准备的时候,蓝川就不得不陷入了自己一个人要和白田尴尬独处的处境。

他真的,完全,不想面对白田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甚至都在后悔为什么自己穿的浴衣没有兜,自己出门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带把刀的问题。

而当白田把他抵在后山的树干上,手里还拿着藤的手铐的时候,蓝川决定了下次和白田出门的时候百分之百会带刀,无论是单独还是和大家一起。

如果这次没有被白田杀死抛尸荒野的话。

“怎么,大少爷现在可是真切地暴露自己的犯罪意图的状态吗?”蓝川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被我盯得受不了了,想要干脆来弄死我吗?”

白田掰住了他的下巴,说:“很不巧,并没有。”

“但是,”话还没说完,蓝川已经翻身骑在了对方的身上,用紧紧扣在手腕上的手铐的链子勒住了白田的脖子。双手交叉的时候,白田已经露出了一副呼吸困难的样子,脆弱而令人激动,蓝川啧了一声,“很不巧,白田,但是我有。”

但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感到了大腿内侧被什么东西顶住了。蓝川侧头骂了一声难听至极的脏话,松开交叉的手腕,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不再坐在白田的身上。他是根本没有想到过自己看似直男到天际的室友,居然是个对着男人还会在窒息之中勃起的变态。

肺部好不容易获得空气的白田拼命地咳嗽了起来,目光在窒息和眼泪之中,尚且没有回复焦距。但是蓝川知道他在注视着自己。

白田突然笑了一声,之前撑在自己脸前用于抵抗的手已经顺着蓝川的大腿摸索了上去。他开口:“刚才——你感觉到了是吗?”

“是啊。”蓝川俯视了下去,他的手捏在对方的双颊上,留下发红的指印,“那又如何?”




没了,真的。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