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不分

你好~可以叫我LR。
是个年龄比较大的社畜废宅。
平时比较忙,偶尔写文。

>>CP:律师×医生

>>很多元素捏合在一起的背景设定,非原作向。

>>写得非常简略,稍微有点难懂,文末会进行解释,三观极度不正警告

>>我写了什么玩意儿。








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过多的女人,艾米丽咽下含在口腔里的伏特加,她斜着看了一眼远处被簇拥的身影,这样下了评价。身边的人所握着的杯子里,球形冰块与杯壁相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想想也是,毕竟是最近刚刚在针对医药公司的集体诉讼案中胜诉的一方,莱利先生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作为首席律师来说都是成功的。他的逻辑和所提交的证据如此漂亮,连已经工作了三十年的大法官都要赞叹一句这年轻人可真是老练得可怕。

艾米丽叹了口气,手指覆盖在自己胸前的徽章上。有能力的人在哪里都是受欢迎的,更何况和他谈话也一向有趣得很呢,虽然不得不说有的时候过于刻薄,但另外一层面上,也正是他的魅力所在。

莱利先生的目光看向了这边,她与他对视了一下,两个人又若无其事地将目光转向了各自的方向。

但那些都是假的。

艾米丽勾起嘴角,她面前的杯盅已经尽了,酒保又为她续上。右侧有人向艾米丽搭讪,对方有着亚美尼亚人种显眼的黑发和庞大的身躯。她含笑看着他的脸,男人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伏特加的口感总是如同烈焰一般,哪怕它明明看上去和瓶装水没有任何区别。

 

艾米丽再次看到莱利先生的消息,是在报纸上。他被指控醉酒驾驶,过失杀人。审判已经到了公诉阶段,她一脸平静地把报纸合了起来,身边的女仆拿着烫报纸的熨斗和她刚刚递过去的报纸退下。

早餐有着烤番茄,煎蛋,咸肉,德式香肠,搭配涂抹着厚厚黄油的吐司。艾米丽提起刀子,切开了香肠的肠衣,带着香味的热气翻出来。

刚刚那女仆又进门来,她低声说家里已经打过来五六个电话,问艾米丽要不要去参加自己母亲的葬礼。

 

母亲是莱利先生的案子之中最重要的证人之一,除了被指控杀人的莱利先生和已经死去的被害人,艾米丽的母亲是现场唯一一个直接目击者。但是在警察调到她出入现场的摄像头录像,好不容易确认了这一点之后,他们才接到了该女士已经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的消息。

是负责此案的警探接待的艾米丽,他看到艾米丽的时候,艾米丽穿着一身哀悼用的黑衣,头上戴着的帽子也垂下了黑纱,完全遮挡住了她的脸。

“恕我不能让我憔悴的脸带坏您的心情。”艾米丽用戴着手套的手整理了一下黑纱,她端坐在椅子上,浑身都带着一种独木难支的气息,“您知道,母亲是我最重要的人。上帝带走了她,我的人生也陷入了一片黯淡无光。”

“我很抱歉,黛儿女士。”警探露出了深切的同情,他的钢笔一下一下点在笔记本上,像是心有愧疚似的,“今天叫您过来,是想向您询问一些事情。比如说,你知道您的母亲为什么会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去事发地点的那条,公路?”

 

针对莱利先生的公诉撤销了,因为尸体上本来被指证不属于被害人的血迹,并不属于莱利先生。而属于当晚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在案发现场的第四个人,一个刚刚搬到这个城镇的亚美尼亚男人。

艾米丽拿到了一封信,那女仆说是早上从门口的牛奶箱里发现的,但是上面所写的名字并不是艾米丽·黛儿,可能是被邮差放错了地方。

她看了一眼信封,致莉迪亚·琼斯。艾米丽笑了一下,把信反过来,压到了手腕下面,另外一只手端起了红茶,说放错了就放错了吧,别管了。






>>解释

艾米丽真正的工作是在实验室工作的一位医生,负责试样的检验和测定。

而她用于工作的姓名并不是自己的真实姓名,而是莉迪亚·琼斯,没有人知道艾米丽和莉迪亚是一个人。

和母亲关系好是撒谎。

警方送到实验室检验的血迹试样被艾米丽刻意地污染了,因为律师曾经承诺了一些事情,有关于艾米丽的医师资格证书。

真正的凶手究竟是谁未明,艾米丽的母亲为何而死也存疑。

至于为什么弗雷迪会出车祸这一点,或许开头有提示。



>>新增·完整解释

艾米丽和弗雷迪是相同的人,他们认识并且熟识是在律师负责的案子里,期间两个人应该做了一些并不是很光明的事情。

(手法提示:艾米丽的评价,“这些都是假的”。)

在一开始艾米丽面对弗雷迪的声名鹊起的时候,她与其说是对于他的独占欲,不如说一种并不希望他坐得这么舒坦的恶意。出于这种恶趣味,她策划了弗雷迪的醉驾事件,毁掉了弗雷迪的名声。

(手法提示:伏特加)

弗雷迪觉察到了她的行为。他采取了自诉机制,选择为自己辩护,在法庭所给的开庭时间之前,对艾米丽的母亲下手,既是一种警告,也在另外一个层面上毁灭了对他不利的证据。但是最根本上,是一种和艾米丽的合作。

(手法提示:弗雷迪一开始负责的医药公司的集体诉讼案)

他们之间的合作,是弗雷迪承诺不暴露艾米丽的双重身份,艾米丽提供假证据。而被无辜陷害的则是里面的那个亚美尼亚人。

现在双方都握着对方的死穴,弗雷迪知道艾米丽的双重身份,而艾米丽手里依旧有原先的血样检测结果。任何一方试图去披露这个秘密的时候,都必然会暴露自身的秘密。在这种制衡之下,他们共存。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