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不分

你好~可以叫我LR。
是个年龄比较大的社畜废宅。
平时比较忙,偶尔写文。

自由

>>漫画67话之后妄想段子。

>>有磷黑情节,但是全篇磷叶石都没有出现。

>>稍微有点难懂。









自由



证明自己寻求自由,需要证明自己拥有自私的特性。

 

倘若让你证明你喜欢着一个人的话,那么你能忍受多大程度上的被操控?

月球的王子切开了一颗类似红珍珠一样的水果,他的叉子插进去,新鲜的汁液四溅。

黑水晶很难表述此刻的心情,他的目光转到了另外一边,进食这个概念对他来说是陌生的,但是看着别人进食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让他在内心觉得有这么一种羞愧感,总觉得不该直视着一样。

我不知道,黑水晶的手指交叉在一起,刚做完手术的眼睛上还带着一种陌生的触感,我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样的一种概念。

牺牲,奉献,将对方奉如神明一样,就像是曾经的你对待法斯法菲莱特一样,我想是类似那样的东西。

爱库美亚顿了一下,当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应该归类于喜欢的一种感情,因为那总归是几万年前被废弃的字词,它太过老旧了。

潜台词就是不是吧,只是找不到更合适的词去形容而已吧。黑水晶这样沉默着看了过去,那红色的水果在银叉子的重力作用下,一侧已经被挤压成了模糊不清的一团,看起来爱库美亚也没有想要拯救这个局面的样子,他放下了手拿起餐布擦拭嘴角。白色的餐布上很快沾上了鲜红色,在永恒的长夜里,这点色彩尤为显眼。

或者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一种更加独特的感情,对方接着慢条斯理地说,你能够忍受你对于法斯法菲莱特的感情多大程度上是被操控的?

黑水晶皱起眉,看过去,为什么偏偏是我?对方看回来,黑水晶噎了一下,但还是想要挣扎一下,为什么要用我对于他的感情做假设情景?

如果不是假设呢?爱库美亚笑起来,黑水晶很讨厌他这一点,这种仿佛把对方当作猎物一样戏弄的感觉。

我不知道,黑水晶喃喃道,他只不过再次重复了第一次给出的答案,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在月人里,流行着一种药物。爱库美亚转移了话题,他面前的盘子已经被撤了下去,连同着桌布。金属质地的桌子显露出它本来的样子,这场谈话也变成了类似闲谈的性质。这种药物会让月人在十分钟的痛苦之后,感觉到身体自动调整出来的轻松愉快的感觉,它很棒,除了会让月人上瘾之外。

在片刻的沉默之后,爱库美亚补了一句,所以我们后来研究出了该如何帮人戒断这种药物的另外一种药物,它也很好,可以毫无后遗症地解决问题。

除了只会让人感到痛苦之外吧,黑水晶插了一句,他语气不好,对方闻言表情有一瞬间的惊讶和放松,但是随之就又变成了那种随手拈来的严肃模样,你猜的很对,他也这样毫不为自己留情地承认了。

那么你能忍受你的感情是受这种药物影响的吗,我所说的是假设,他像是考虑到会产生什么误会一样提前补了一句,我们并没有对你们用什么药物的,毕竟我们并不是你们的金刚老师。

黑水晶陷入沉默。

爱库美亚转头去看着那广袤的天空上的星星,兴致盎然地,好像那里面包括了整个宇宙的奥秘,烛火还在燃烧,烛花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之后又陷入沉默,摇曳着,在微风之中。在周围同样沉默簇拥的侍女和管理员之间,这片场地就这样完全无声了。

……我想我是不能忍受的。

对方像是一点都不对这个答案感到意外地哦了一下,那么你能忍受你的感情是被郭斯特所操控的吗?黑水晶听到这个问题,突然暴起揪住了对方的领口,别问我这个问题,他精致的脸上显出一种暴怒来,像是下一秒就要用自己的头颅狠狠地撞击到对方的鼻梁上。

爱库美亚挥退了那些已然进入战斗状态的警备人员,他柔软的手指落在黑水晶的头上,顺着那些被精美雕刻的线条摩挲了几下,从愤怒的黑水晶的手里先拯救出来了自己的领口,他显然还在等待着答案,而完全不准备收回自己的问题。黑水晶被这个事实再一次地被激怒,却看到月球王子指了指他自己的眼睛,笑容不减。

黑水晶像是突然被扎破的气球一样,颓然坐了回去。如果我能的话,就不会请求你做那个手术了。

因为追求自由?

黑水晶摇了摇头,他的表情很颓废,混合着不确定。以至于一贯精密的爱库美亚也很难分清那是无奈披露自己的内心之中的拒绝回答,还是自暴自弃之后的否定,亦或者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混沌未明。但是那都不重要,黑水晶明白着对方根本不在乎真相如何,重要的是对方的诱导确实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就算那是陷阱,那诱饵也太过诱人,黑水晶知道这场交易,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办法拒绝。那些深藏内心的绝望到底是什么,他捏紧自己的手指,月人的衣服太过暴露,他总会感到一丝不安全感。那些总是纠缠不清的,企图将自己完全折磨到粉碎的感情到底是什么。他为什么要为法斯做到那种地步,捏断自己的脖子也好,成为南极石也好。黑水晶太害怕了,但是那些东西从他的内心生长出来。

他曾寄希望于这场手术可以改变什么,但是显然这场手术什么都没有改变,他仿佛还能听到郭斯特的低语。郭斯特已经消失了,他这样念着,很小声地,坐在对面的爱库美亚显然听到了他在说着什么,但是爱库美亚显然没有听清也不打算听清,郭斯特已经消失了,郭斯特可以接受我这样做的。

黑水晶希望话语可以欺骗自己,但是从小接受的教育使他困于诚实,让他没有办法做到欺骗,他紧攥在手里的手指已经彻底断裂,露出光滑的切面来,但是他现在并不打算做任何事,只是坐在这里就好了。黑水晶这样想着,只有此刻,他只想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

 

爱库美亚走了,这场会谈也结束了。

临走前,他问,如果是你自己身体内的微小生物作祟呢?你也要挖出那些微小生物吗?

对方高深莫测不怀好意的笑容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黑水晶闭上眼睛,似乎有月人走近,开始为他接上那些碎裂的肢体。

他该如何证明那些感情出于自己的自由意志,或者说那些感情又有悖于自己的自由?

黑水晶想不清楚,他捂住自己的脸,弯曲的躯体之间形成一个空荡的圆。




END.


后记:

写不下去,因为实在不愿意继续去剥离黑水晶现在仅剩的那些温暖。

他是个好孩子,明明什么也没有做错,市川老师QAQ。

摸了四五个段子了,还没有写答应给绑画的东西,绑画应该会把我挂树上了(逃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