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不分

你好~可以叫我LR。
是个年龄比较大的社畜废宅。
平时比较忙,偶尔写文。

CP:医生×园丁,对的又是我。

寥寥几笔的车,基本可以算是擦边球的R18。前文后续 @花鸢喃归 
















房门被敲响的时候,我正坐在阳台上看窗外的迷雾,那些迷雾升腾而起,看起来毫无攻击力。但是从傍晚开始下的暴雨,为这迷雾增添了几分凶残的爆烈气息,我嗅到了一丝隐藏在这发亮的夜色之后的不详气息。

她进来,是园丁小姐,穿着丝绸的睡衣,这是庄园里的标配,我也有一件,现在正穿在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分配给她的那件睡衣总是显得有些小,裹在她发育良好的胸部和大腿上,勾勒出身体的曲线来。园丁小姐抱着枕头,看起来像是害怕和畏惧着什么一样,问我可不可以在一起睡。

白天刚刚问了你要不要做()爱,晚上就主动送上门了吗?

我拢住了身上披着印度风格的深褐色手织披肩,头抵在冰凉的玻璃上,呵出的热气氤氲出一片白色,然后又渐渐消失。她连忙否认,说着什么当然不是,她只是一个人睡有点害怕。我没有理她,她也渐渐归于无声。

回过头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抱着枕头,几近毫无防备地睡在了椅子上。我从窗台上跳下来,推了她两下,她忽然惊醒,然后发现是我之后,才放松地揉了揉眼睛,说你终于要睡了吗,她已经很困了。

我低头吻住她。

并没有错过她眼里一瞬间的惊诧。

她会不自觉地露出那种小动物一样的表情,一直都是我爱着她的原因。手放到了她的胸前,我对她说,安慰我一下吧,并不是你想不想和我做,而是我想要和你做。

她推开我,却在一瞬间陷入了纠结。

我反身,歪了歪脑袋,一脸无辜,说骗你的,你是小孩子吗,连这种话都会信。

我想园丁小姐是生气了,要不她怎么会突然站起来呢,没有戴帽子的时候,她的头发显得很是温顺,掩盖住了她的神色。

然后她把我压倒了床上,长久工作的手指纤长有力,上面还带着硬茧,在皮肤上滑动的时候感到那种独属于皮肤角质化的生硬。你不是要做吗,那就来做啊,园丁小姐的表情有点可怕,但是我却忠实自己欲望地笑了出来,反手抱住了她。

她的身上总是带着玫瑰的香气,我把头埋进她的脖颈的时候这样想着,她有那种压抑的喘息和还未经人事的生涩。虽然嘴上很硬气,但是实际上却对自己即将面临的事情一无所知,我想她现在应该是后悔的,却因为自大的话已经说出口了,根本没有余地去反悔了。园丁小姐的头偏向了一边,手背盖住了自己的眼睛。

我对她说,在她刚刚感受到人生第一次高()潮的时候,对她说,祝你明天好运。

评论(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