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不分

你好~可以叫我LR。
是个年龄比较大的社畜废宅。
平时比较忙,偶尔写文。

CP:依旧是医生×园丁。

私设爆炸,我医生的背景推演目标第一个都没有完成,更别提别的了。

擦边球,没有车。











说起来,你做过爱吗?

我这样问她的时候,她正在摆弄花园里的一朵玫瑰的枝干,有些叶子上面有着不正常的黄色斑点,她用剪刀剪去那些病叶,然后切开了一部分茎的表皮。在听到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园丁小姐下意识地手一抖,整朵玫瑰都落在了她的手里。

好遗憾啊,我这样评价着她已经忙活了十分钟却最终失败的工作,她瞪回来,说难道这不是医生小姐的错吗,为什么突然要问这种问题啊。

哎?难道还要回答为什么你才愿意告诉我答案吗。

不如说问这种问题,就算你回答了为什么,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她拿着那朵花,上面的刺还在,褐色的刺和她白到几近透明的手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嗯,但是我做过啊。

啊……所以说这也和我完全没有关系啊,为什么要讨论这种话题啊。

她的耳朵几乎完全红了,我看着从她扭过去的脸一侧炸出来的头发,没有接话。我和园丁小姐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我们之间总是这样,但是并不会感到尴尬。我很喜欢这样的氛围,也正因为此,我很喜欢和这位园丁小姐相处。她低下头去,修剪着那朵玫瑰茎上的刺。

我决定转移话题,像是普通的女孩儿之间会聊的那种。我坐在带着白色椅子的秋千上,但是是那种并没有摇动的秋千,双腿合拢在一起,只是现在所穿的衣服并不允许我做更加大幅度的动作,但是这种拘束的动作显然让对方放松了心情。或许因为她本来就像是什么容易受惊的小动物。

除了现在的衣服之外,你还想穿什么衣服?那些充满了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还是带着蕾丝或者荷叶边的巴洛克?

哎?她一脸茫然地抬起头,什么是巴洛克?如果医生小姐你所说的是服装风格的话,其实这些名词我并不是很懂。我打开了烟盒,用手指抽出了一支烟,夹住搁在嘴边,看陷入沉思的她,她的侧脸总是好看到过分。她顿了一会儿, 缓缓开口说,果然还是蕾丝的那种风格吧,园丁小姐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带着一种幸福的预想和憧憬,每个女孩子都会希望穿那样的裙子吧。

她怎么总是这么可爱呢。我叹了口气,把烟嘴塞进了嘴里,用火柴点燃了烟。

她仿佛也是感到了自己的表情有那么几分蠢,不好意思地看向了一边,把手里已经修剪好了的玫瑰花递向了我的方向,我还举着烟,烟雾在嘴里酝酿出辣的味道,顿了几秒,然后对她说,我们来做()爱吧。

评论(4)

热度(45)